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纪念最后一个老姨,南阳的天空如霜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7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最后一个老姨,不是说一生有很多姨,而是世上最亲的老姨,与母亲一模一样的老姨,再也没有了。所以抒此文以记之。

老姨今年八十二岁,比母亲小六岁,比舅舅大三岁。5月15日晨,姨家表哥打来电话,姨没了,在从医院拉回来的第二天,闭上了双眼,从此告别了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,去了天堂。外戚家之亲姐弟仨,在外爷去世二十年余年后,一个接一个地走了,繁衍了姨家老表、舅家老表一十二个,以及不计其数的孙子女,不留遗憾地去了。

母亲前年秋,在吃了一碗稀面条后,悄无声息地走了,嘴角留下一丝未消化完的面条,含在嘴里最终也舍不得弃掉。享年八十四岁。除了背有些驮之外,她属于自然安详的老去。

老姨在我母亲去世那一年,身体还很硬朗,不远百里从社旗老家陌陂镇来到南阳看望。记得那时她对着母亲说的最后一句,也是哭着说出来的话是:你太心急了,再等两年,我们一起走,天堂好做伴儿!今天,她们姐俩终于可以团聚了,尽管没有埋葬在一起,但是天堂的路是相通的,她们会见面的。还有我老舅。

舅舅是这一生中见得最多的一个,那是小时候。他常常从社旗来南阳做些小买卖,动不动带些红薯粉、牛杂碎等来看望她亲爱的老姐,还有一大堆不懂事的外甥们,我们的生活时而可以得到改善,母亲会拿出最美的酒,炒上几个菜,让舅舅和父亲对饮一番,我们一旁也有肴叨。但是,不知从何时起,我都没有再见到他一面,大概上了大学之后吧,直到他去世,我都不知享年,更没来得及吊唁。据说是肝癌,长期豪饮所致。先于母亲而逝,距今大概已有十多年。

今天是阴历四月二十五,老姨走了,这个小时候抱我最多,有好吃的尽着我享的老人,安祥地走了,不带走一丝遗憾。她一生勤俭,慈祥,爱心满满。小时候,我几乎是在姨家长大的,因为父亲当时在社旗酒厂上班,留我在身边不方便,所以就把我留在老姨家照看,妈妈在一家烟花厂上班。

老姨一生抚养了两子两女,那个年代没有吃的,除了红薯和窝头,吃顿白面条属于奢侈举。因为我是南阳人,受老姨特别疼爱,老表和表姐们与我争抢剩饭,均遭到她的痛打,如此胳膊肘向外拐,深受老表们羡慕嫉妒恨。但是那是童年的趣事,如今社旗老表们混得也不错,子女大多已成家,有的还在大城市里工作。今日之见,老表们谈起过往,内心酸酸的,我小时候为什么那么不懂事呢?真的应该好好孝敬一下老姨,可是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

社旗与南阳仅咫尺之遥,可是为了过一家人,总是找出一堆理由,羞于启程。老姨走了,把遗憾留给了我。我想,这也许是一生中看她的最后一眼,呆呆地看着,久久不愿离去。

本来想拍一些在老家送葬的照片,但是,出于对老姨的尊重,特别是心中有愧于老姨,还有我那从此孑然一身的老姨夫,今年八十九了,虽右耳失聪,却身体健朗,只是蜷缩在角落泣不成声。那三间老瓦屋,还是我小时候生长过的地方,如今仍在,却大门紧锁,以后有可能是老姨夫的最终归宿。儿子有的在县城里买了房,有的在村子里盖了新楼房,唯有老姨、老姨夫始终不肯离开这所老屋。

五月朗日如珠,麦浪翻滚。一望无际的麦田里,留给老姨方寸之地,让她安祥地睡在这里,听涛声,嗅芬芳,在熟悉的农作中体味八十二载人生旅程。这里面有喜有乐,有苦难有煎熬,还有子孙成群,她忘不掉一生耕耘的农田,这里有她的酸甜苦辣咸,这里有她滞留的遗憾和人生!

纪念最后一个老姨,南阳的天空如霜。送别在大道旁,凝望在西北坡,这里涛声依旧,留下了亲人们的汗水和脚印,逝去了最难忘的美好时光。

老姨,走好!天堂风光旖旎,您老姐俩儿今晚难得一聚!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